缅甸巨变,中国将如何面对?(缅甸式民主:三年转型背后)
2014-10-15 13:39:26  来源:国际资讯 【字体: 】 浏览:
本文摘要:缅甸巨变,中国将如何面对?(缅甸式民主:三年转型背后)

在仰光河畔与英国驻缅甸大使馆之间,一座现代化人行天桥正在紧张施工。这座天桥的设计者、出资者和建设者都是日本人,此前日方专家曾在路口进行了两个月的实地统计调研,最后确定了修建方案并很快开工。
  “日本人是来帮助我们发展的,他们已经为缅甸老百姓做了许多好事,另外欧美国家也开始解除了对缅甸的封锁。”8月的仰光,许多出租车司机会兴奋介绍起这些正在发生的变化,并对国家的未来满怀憧憬。
  2008年以来,一场激烈的变革在缅甸上演:推出新宪法、选举新总统、释放包括反对派代表人物昂山素季在内的政治犯、公开国民议会过程、开放互联网及自主办媒体、取缔新闻审查制度……2011年3月30日,曾是将军的吴登盛出任缅甸联邦共和国首位文职总统;2013年12月,缅甸主办第27届东南亚运动会,2014年又出任东盟轮值主席国。一度背负沉重历史包袱的缅甸似乎走上正常国家的路途,并不断获得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在仰光河畔与英国驻缅甸大使馆之间,一座由日本人捐赠修建的现代化人行天桥正在紧张施工。尹鸿伟/摄)(缅甸果敢 www.miandianguogan.com
 
 
 “舆论表面的热点话题是缅甸的政治气候变化,但更多人关注的是经济状况能否得到改善。”来自仰光的商务投资顾问凯吞(Khaing Tun)说,“与军政府不同,缅甸新政府希望改善人民的生活,决心采取多种措施解决国家政治、经济等多方面的问题。”
  吴登盛政府带领的民主转型持续了三年多,其既没有形成美国、欧盟所期望的民主路线,也没有变成既得利益集团掌控的政治氛围,反而出现了别具一格的“缅甸民主特色”。但在缅甸全国民主联盟(NLD)中央执行委员会秘书吴年温(U Nyan Win)看来,在无法全面修改前军政府主导制定的2008年宪法之前,缅甸无法达到真正的民主。
  缅甸华人对改革“敬而远之”

  破旧的街道,拥挤的车流,贫困的人群……在缅甸最大城市、前首都仰光,这番情景总让人有“时光停滞”之感。如果涉足缅甸边远地区,类似印象更为强烈。“缅甸拥有丰富自然资源和文化独特的多元民族,但不幸的是,所有这些在长达60年的缅族军事独裁及其不善的管理下被破坏了。”缅甸克钦发展网络团体(KDNG)负责人阿楠(Ah Nan)叹息道,“我们的理想是,让缅甸成为一个建立在民主、各民族平等及人权原则上的民主联邦联盟。”
  自从吴登盛出任缅甸新政府总统以来,对内政治改革措施不断,对外频频与各国交往。他因开放政治和公民自由而赢得国际赞赏,也使得联合国和西方国家取消了对缅甸的多数制裁,并增加了援助和投资。

 
(采用英文字母和阿拉伯数字的汽车牌照正在逐步取代原有的缅甸文字牌照,图中左为老式牌照,右为新式牌照。尹鸿伟/摄)

  2013年以来,采用英文字母和阿拉伯数字的汽车牌照正在逐步取代原有的缅甸文字牌照,官方表示,“希望所有人都能够看懂汽车牌号,而不仅仅是缅甸人。”这样细微的变化,却体现出缅甸乐意与世界接轨的姿态。在仰光及周边地区看到的汽车,无论是数量还是崭新程度都令人讶异。仰光富豪旅游公司的华人经理杨安贵说:“缅甸人最渴望拥有自己的汽车,但是以前很难得到购买指标,现在简单多了。虽然价格较贵,但是起码有了购买自由。”


在仰光河畔与英国驻缅甸大使馆之间,一座现代化人行天桥正在紧张施工。这座天桥的设计者、出资者和建设者都是日本人,此前日方专家曾在路口进行了两个月的实地统计调研,最后确定了修建方案并很快开工。
  “日本人是来帮助我们发展的,他们已经为缅甸老百姓做了许多好事,另外欧美国家也开始解除了对缅甸的封锁。”8月的仰光,许多出租车司机会兴奋介绍起这些正在发生的变化,并对国家的未来满怀憧憬。
  2008年以来,一场激烈的变革在缅甸上演:推出新宪法、选举新总统、释放包括反对派代表人物昂山素季在内的政治犯、公开国民议会过程、开放互联网及自主办媒体、取缔新闻审查制度……2011年3月30日,曾是将军的吴登盛出任缅甸联邦共和国首位文职总统;2013年12月,缅甸主办第27届东南亚运动会,2014年又出任东盟轮值主席国。一度背负沉重历史包袱的缅甸似乎走上正常国家的路途,并不断获得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在仰光河畔与英国驻缅甸大使馆之间,一座由日本人捐赠修建的现代化人行天桥正在紧张施工。尹鸿伟/摄)
 
 
 “舆论表面的热点话题是缅甸的政治气候变化,但更多人关注的是经济状况能否得到改善。”来自仰光的商务投资顾问凯吞(Khaing Tun)说,“与军政府不同,缅甸新政府希望改善人民的生活,决心采取多种措施解决国家政治、经济等多方面的问题。”
  吴登盛政府带领的民主转型持续了三年多,其既没有形成美国、欧盟所期望的民主路线,也没有变成既得利益集团掌控的政治氛围,反而出现了别具一格的“缅甸民主特色”。但在缅甸全国民主联盟(NLD)中央执行委员会秘书吴年温(U Nyan Win)看来,在无法全面修改前军政府主导制定的2008年宪法之前,缅甸无法达到真正的民主。
  缅甸华人对改革“敬而远之”

  破旧的街道,拥挤的车流,贫困的人群……在缅甸最大城市、前首都仰光,这番情景总让人有“时光停滞”之感。如果涉足缅甸边远地区,类似印象更为强烈。“缅甸拥有丰富自然资源和文化独特的多元民族,但不幸的是,所有这些在长达60年的缅族军事独裁及其不善的管理下被破坏了。”缅甸克钦发展网络团体(KDNG)负责人阿楠(Ah Nan)叹息道,“我们的理想是,让缅甸成为一个建立在民主、各民族平等及人权原则上的民主联邦联盟。”
  自从吴登盛出任缅甸新政府总统以来,对内政治改革措施不断,对外频频与各国交往。他因开放政治和公民自由而赢得国际赞赏,也使得联合国和西方国家取消了对缅甸的多数制裁,并增加了援助和投资。

 
(采用英文字母和阿拉伯数字的汽车牌照正在逐步取代原有的缅甸文字牌照,图中左为老式牌照,右为新式牌照。尹鸿伟/摄)

  2013年以来,采用英文字母和阿拉伯数字的汽车牌照正在逐步取代原有的缅甸文字牌照,官方表示,“希望所有人都能够看懂汽车牌号,而不仅仅是缅甸人。”这样细微的变化,却体现出缅甸乐意与世界接轨的姿态。在仰光及周边地区看到的汽车,无论是数量还是崭新程度都令人讶异。仰光富豪旅游公司的华人经理杨安贵说:“缅甸人最渴望拥有自己的汽车,但是以前很难得到购买指标,现在简单多了。虽然价格较贵,但是起码有了购买自由。”


目前,缅甸十多支少数民族与政府的谈判模式不尽相同,有的希望加入UNFC让十多家一起谈,有的要单独谈,有的让几家一起谈。拉孟瑞表示,无论采取哪种模式,政府都会以尊重少数民族的意愿为前提,而不会强定模式,“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尽快让缅甸实现和平,然后实现国家正常发展。当然也不排除谈判破裂的可能”。
  民盟领袖昂山素季与吴登盛政府的关系也备受关注。服务于缅甸和平中心的官员姚傲敏(Nyo Ohn Myint)透露,昂山素季总喜欢挑吴登盛的毛病,以此抬高自己的政治地位。“虽然很多人都支持昂山素季,但她至今都只热衷与外国使节打交道,始终没有对如何治理国家提出过具体方案。”
  “人们总是批评缅甸2008年的宪法,但任何国家都会对国家领导人的参选条件有限制。”姚傲敏说,“实际上,缅甸宪法的根本来自于昂山素季的父亲昂山将军在1947年所制定的法律。我一直提醒昂山素季和她的盟友们,她应该劝两个儿子从英国回来,加入缅甸国籍并且为国家效力,这样就不需要为修改宪法的问题操心了。”
  姚傲敏表示,包括许多中国人在内,认为吴登盛完全命于前国家领导人丹瑞,完全忽略了其在民主、和平和经济三个方面所作的努力。“再过一年,你们就会知道,吴登盛并不是丹瑞的傀儡那么简单。”

 
 (服务于缅甸和平中心的官员姚傲敏说,“再过一年,你们就会知道,吴登盛并不是丹瑞的傀儡那么简单”。尹鸿伟/摄)
 
 对于新政府的改革,缅甸的少数民族似乎不太敏感,他们仍然纠缠于与军政府的历史摩擦,甚至对昂山素季的政治活动也有非议。昂山素季在2012年2月下旬去到克钦邦首府密支那进行选举宣传时,遭遇克钦著名女音乐家木番嘉的质问:“克钦地区以前没有缅族人,从你父亲1946年第一次来到克钦的地方到现在,到处是你们缅族,到处是缅族军队,到处是战争和地雷,你怎么解释这样的情况?”
  据在场的缅甸记者称,昂山素季后面色沉重,一言不发。要知道,“国父”昂山将军于1947年被武装分子枪杀,去世时昂山素季仅有两岁。
  进行民主改革三年多来,缅甸政治局势仍旧复杂,各种诉求和势力相互较劲。凯吞始终认为,许多在国外生活的缅甸人并不了解昂山素季,也不了解缅甸目前的真实情况。“他们对昂山素季的支持过于盲目,希望全盘引进西方民主制度的想法也过于盲目。”
  在她看来,缅甸政府与少数民族的政治矛盾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将会长期持续争论下去,但这些并不妨碍外国企业进入缅甸。“有人说缅甸很快会成为东南亚的‘老虎’,但我觉得需要至少二十年。我不相信(缅甸)能够发展那么快。”
 
  昂山素季参选获胜渺茫

  更受缅甸国内关注的是2015年总统候选人问题。只要2008年宪法中关于“总统本人、父母、配偶、子女等不得有外国血统或外国国籍”的内容继续执行,昂山素季就与总统宝座无缘。这些情况与其2010年高调恢复自由、2012年议会补选大胜时不同,自2013年下半年以来,这位“民主女神”在政治上逐步陷入困境。
  希望修改宪法的不仅仅是昂山素季所领导的政党“民盟”,还包括许多少数民族势力。不过,前者要求修改的是总统和副总统的任职资格条款,后者则要求修改的是有关邦省的权利和民族地方自治条款,即各自要求修改宪法的条款是不同的,还有部分少数民族希望“重新制定新宪法”。

 
(位于仰光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NLD)总部,每天都有许多人聚集在这里活动。尹鸿伟/摄)
 
 
 “缅甸的政治很奇妙,随时都有变化。虽然2008年宪法阻碍着昂山素季参选总统,但我们一直在寻求解决方案,目前还没有可以公开的决定。”吴年温坦言,“但我们坚信民盟一定会在大选中全胜。即便昂山素季本人不能出任总统,我们也会推选出恰当的人选代替她,配合她的工作。”
  目前,缅甸2015年总统大选的轮廓已经大致呈现:吴登盛、昂山素季、杜雅瑞曼和敏昂莱四人或将成为竞争对手。他们各自都有优势,也都有着无法回避的短板。虽然昂山素季在缅甸民众中拥有广泛支持,但有舆论认为,她是四名候选人中“硬件”最差的一位。
  据姚傲敏解释,“四位候选人中,昂山素季面临‘三比一’的状况,其他三人都会得到执政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和军方代表的支持,因此昂山素季得胜的可能性不大。”
  一个未经官方证实传言是,敏昂莱是缅军前最高统帅丹瑞大将的亲戚,“丹瑞老婆的侄子”。按照2008年宪法规定,总统和两名副总统候选人由军方、民族院和人民院分别推出一名人选。如果敏昂莱以军方代表名义参选,成为总统或者副总统的可能性很大。
  昂山素季恢复自由后,缅甸陆续发生了许多事情:政府军与少数民族武装军事冲突、佛教徒与穆斯林冲突、失地农民与投资企业冲突……姚傲敏认为,由于昂山素季对众多事件始终没有明确表态,令一度对其充满期待的民众渐渐丧失信任。曾有缅甸媒体称,由于昂山素季总习惯用国际社会来施压政府及修改宪法,也让部分国会议员对她颇有微词。
  今年5月1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对缅甸的经济制裁延期一年。其后,伴随着缅甸当局对美国干预昂山素季参选问题的不满舆论,反映出美缅关系出现新磨擦的迹象。美国国务院随后发表声明,认为缅甸应该进行宪法改革,让2015年总统选举可以在自由和公平环境下进行,允许缅甸人民自由选择理想中的总统人选。

 
(仰光的街头广告,步入民主道路的缅甸不断获得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尹鸿伟/摄)

  一名驻仰光的西方外交官向《凤凰周刊》指出,选举程序是否公平、公正最重要,缅甸只要做到这些,任何人当总统都会得到西方的支持。毕竟,美国公开强调的是“公平规则”,而非“昂山素季”。
目前,缅甸十多支少数民族与政府的谈判模式不尽相同,有的希望加入UNFC让十多家一起谈,有的要单独谈,有的让几家一起谈。拉孟瑞表示,无论采取哪种模式,政府都会以尊重少数民族的意愿为前提,而不会强定模式,“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尽快让缅甸实现和平,然后实现国家正常发展。当然也不排除谈判破裂的可能”。
  民盟领袖昂山素季与吴登盛政府的关系也备受关注。服务于缅甸和平中心的官员姚傲敏(Nyo Ohn Myint)透露,昂山素季总喜欢挑吴登盛的毛病,以此抬高自己的政治地位。“虽然很多人都支持昂山素季,但她至今都只热衷与外国使节打交道,始终没有对如何治理国家提出过具体方案。”
  “人们总是批评缅甸2008年的宪法,但任何国家都会对国家领导人的参选条件有限制。”姚傲敏说,“实际上,缅甸宪法的根本来自于昂山素季的父亲昂山将军在1947年所制定的法律。我一直提醒昂山素季和她的盟友们,她应该劝两个儿子从英国回来,加入缅甸国籍并且为国家效力,这样就不需要为修改宪法的问题操心了。”
  姚傲敏表示,包括许多中国人在内,认为吴登盛完全命于前国家领导人丹瑞,完全忽略了其在民主、和平和经济三个方面所作的努力。“再过一年,你们就会知道,吴登盛并不是丹瑞的傀儡那么简单。”

 
 (服务于缅甸和平中心的官员姚傲敏说,“再过一年,你们就会知道,吴登盛并不是丹瑞的傀儡那么简单”。尹鸿伟/摄)
 
 对于新政府的改革,缅甸的少数民族似乎不太敏感,他们仍然纠缠于与军政府的历史摩擦,甚至对昂山素季的政治活动也有非议。昂山素季在2012年2月下旬去到克钦邦首府密支那进行选举宣传时,遭遇克钦著名女音乐家木番嘉的质问:“克钦地区以前没有缅族人,从你父亲1946年第一次来到克钦的地方到现在,到处是你们缅族,到处是缅族军队,到处是战争和地雷,你怎么解释这样的情况?”
  据在场的缅甸记者称,昂山素季后面色沉重,一言不发。要知道,“国父”昂山将军于1947年被武装分子枪杀,去世时昂山素季仅有两岁。
  进行民主改革三年多来,缅甸政治局势仍旧复杂,各种诉求和势力相互较劲。凯吞始终认为,许多在国外生活的缅甸人并不了解昂山素季,也不了解缅甸目前的真实情况。“他们对昂山素季的支持过于盲目,希望全盘引进西方民主制度的想法也过于盲目。”
  在她看来,缅甸政府与少数民族的政治矛盾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将会长期持续争论下去,但这些并不妨碍外国企业进入缅甸。“有人说缅甸很快会成为东南亚的‘老虎’,但我觉得需要至少二十年。我不相信(缅甸)能够发展那么快。”
 
  昂山素季参选获胜渺茫

  更受缅甸国内关注的是2015年总统候选人问题。只要2008年宪法中关于“总统本人、父母、配偶、子女等不得有外国血统或外国国籍”的内容继续执行,昂山素季就与总统宝座无缘。这些情况与其2010年高调恢复自由、2012年议会补选大胜时不同,自2013年下半年以来,这位“民主女神”在政治上逐步陷入困境。
  希望修改宪法的不仅仅是昂山素季所领导的政党“民盟”,还包括许多少数民族势力。不过,前者要求修改的是总统和副总统的任职资格条款,后者则要求修改的是有关邦省的权利和民族地方自治条款,即各自要求修改宪法的条款是不同的,还有部分少数民族希望“重新制定新宪法”。

 
(位于仰光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NLD)总部,每天都有许多人聚集在这里活动。尹鸿伟/摄)
 
 
 “缅甸的政治很奇妙,随时都有变化。虽然2008年宪法阻碍着昂山素季参选总统,但我们一直在寻求解决方案,目前还没有可以公开的决定。”吴年温坦言,“但我们坚信民盟一定会在大选中全胜。即便昂山素季本人不能出任总统,我们也会推选出恰当的人选代替她,配合她的工作。”
  目前,缅甸2015年总统大选的轮廓已经大致呈现:吴登盛、昂山素季、杜雅瑞曼和敏昂莱四人或将成为竞争对手。他们各自都有优势,也都有着无法回避的短板。虽然昂山素季在缅甸民众中拥有广泛支持,但有舆论认为,她是四名候选人中“硬件”最差的一位。
  据姚傲敏解释,“四位候选人中,昂山素季面临‘三比一’的状况,其他三人都会得到执政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和军方代表的支持,因此昂山素季得胜的可能性不大。”
  一个未经官方证实传言是,敏昂莱是缅军前最高统帅丹瑞大将的亲戚,“丹瑞老婆的侄子”。按照2008年宪法规定,总统和两名副总统候选人由军方、民族院和人民院分别推出一名人选。如果敏昂莱以军方代表名义参选,成为总统或者副总统的可能性很大。
  昂山素季恢复自由后,缅甸陆续发生了许多事情:政府军与少数民族武装军事冲突、佛教徒与穆斯林冲突、失地农民与投资企业冲突……姚傲敏认为,由于昂山素季对众多事件始终没有明确表态,令一度对其充满期待的民众渐渐丧失信任。曾有缅甸媒体称,由于昂山素季总习惯用国际社会来施压政府及修改宪法,也让部分国会议员对她颇有微词。
  今年5月1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对缅甸的经济制裁延期一年。其后,伴随着缅甸当局对美国干预昂山素季参选问题的不满舆论,反映出美缅关系出现新磨擦的迹象。美国国务院随后发表声明,认为缅甸应该进行宪法改革,让2015年总统选举可以在自由和公平环境下进行,允许缅甸人民自由选择理想中的总统人选。

 
(仰光的街头广告,步入民主道路的缅甸不断获得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尹鸿伟/摄)

  一名驻仰光的西方外交官向《凤凰周刊》指出,选举程序是否公平、公正最重要,缅甸只要做到这些,任何人当总统都会得到西方的支持。毕竟,美国公开强调的是“公平规则”,而非“昂山素季”。
  姚傲敏则透露,昂山素季与缅甸军方的关系一直不甚融洽。“虽然昂山素季成为下届总统的希望相对渺茫,但是其影响力和知名度是不可否认的。我觉得她更适合做下议院(人民院)主席,这样更能展现她的特点与交际能力。”
  今年以来,除了缅甸国内为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积极造势,国际社会也给予了高度关注。美国国务院的一位学者透露,美国已经开始全球动员“有兴趣、有能力”的各种选举机构和培训组织涉足缅甸,力图帮助缅甸实现一次“公平、公正、公开的总统民主选举”,如同以前帮助东南亚的柬埔寨和东帝汶一样。
---------------------------------------------------------------------------------------------
(小资料)
 缅甸和平中心
 于2012年7月成立,地点位于仰光市甘马宇镇区瑞丽江路11号。由总统府部长昂明发起,总统吴登盛批准成立,但政府未提供工作资金,规定由昂明私募解决,“自筹资金、自负盈亏、独立核算”。欧盟为其提供了70万欧元启动基金,缅甸政府提供了4间办公室,2012年11月3日实际投入运作,2013年3月正式开业,直接向总统府负责。

 
(位于仰光市甘马宇镇区瑞丽江路11号的缅甸和平中心。尹鸿伟/摄)
 
  中心负责协调所有和平倡议,作为一站式服务中心,其使命为通过提供政策咨询和战略层面的指导,为政府官方、民族武装成员、民间组织、国际捐助者、国际非政府组织举行会见洽谈,促进持久和平、全面政治解决缅甸所有人民利益;目标是缔造全国和平,为缅甸种族多样性发展发挥关键作用。
  2013年3月25日,日本政府又提供了121万美元资助,以及更多办公场地、会议室、家具、电器材料等。目前,中心主要成员为总统府部长昂明、梭登,内政部长钦宜等,日常工作人员为30人左右。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