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点滴记忆
2015-12-1 19:18:38  来源:缅甸新闻 【字体: 】 浏览:
本文摘要:到了仰光我才知道,虽然我拿的不是外交护照,但若离开仰光市区,仍需提前2-3个月向学校申请,再由学校向缅甸政府汇报。汇报内容须十分详细,包括起止时间,行走路线,所住宾馆等等。

10年前,在缅甸旅游可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到了仰光我才知道,虽然我拿的不是外交护照,但若离开仰光市区,仍需提前2-3个月向学校申请,再由学校向缅甸政府汇报。汇报内容须十分详细,包括起止时间,行走路线,所住宾馆等等。

这些对于七十年代出生的我来说,是从未经历过的。于是在北京一向话老实的乖乖女,也开始有了叛逆思想,在缅甸摇身一变,成了惹是生非的淘气精。

一个月后,学校组织老师和学生利用一个佛教节日去海边度假。我左缠右缠,让系里的同事带我去。虽然早已经过了申请日期,但系主任左思右想,终于想出一条妙计。

出发的那天凌晨四点,学生们开着一辆汽车到我的住处来接我。我还记得那天正好停电,出发之前想洗个澡都没洗成。学生们打着手电,催促我赶快上路。昏暗的光线,凌乱的脚步,远处野狗的狂吠,还有披头散发的我,一切都让我疑惑这是不是去海边度假的开始。

汽车开了一个小时左右,我们到了一幢公寓楼前,在那里另一批学生正在等我。我又换上了另一辆破旧的汽车,继续我的行程。按照原定的计划,我将在早上6点左右,在远离仰光的一个小镇的茶店里偶遇学校的同事们。

缅甸点滴记忆

虽然没有手机、Bp机和对讲机,但一切都按照原计划顺利地进行着。在茶店里,我碰到了大部队。系主任看到我,吃惊的张大了嘴,从校长身后奔出来,冲到我的面前。我的演技显然很拙劣,因为我看到系里的同事在后边捂着嘴偷笑。说了一会儿客套话后,系主任和校长在一旁小声地嘀咕起来。

我知道系主任在说我一个人出门旅行太危险,万一出了事大家都很难做,不如就让我加入他们之中,也好有个照应。校长的眉头皱了又皱,最后还是同意了。

通往海边的路被大雨冲得坑坑洼洼,每走一段我都要被颠到座椅的边缘。在过江的渡口,我们下车休息。大家去小茶店的后面排队上厕所。厕所就建在沿江的竹楼上,非常干净。可是我往下一看,看到了下面正挤动着得白花花的老母猪,这真是让我左右为难。

从仰光到海边,其实也就是北京到秦皇岛的距离,但是因为路不好,还要过江,我们走了将近10个小时。(果敢新闻 www.miandianguogan.com)最后我几乎都快坚持不住了,身上的部件已经被颠得七零八落,屁股生花的感觉一点也不酷。

缅甸人很少穿游泳衣,一般都身着长袖衬衣和到膝的短裤入水。男的也不会和女的一起嬉戏,除非是一家子。比基尼显然在这里不合时宜,我悄悄在外面套上了衬衫和七分裤,带着汽车轮胎充当的泳圈下了海。那模样真是相当的奇怪。

第二天中午,我趁着海滩空无一人,脱掉了衬衣和裤子,在海边尽情玩了一阵,又把自己埋在沙子里,嘴里吸着放在旁边的刚摘下树的椰子。到了晚上,我花了20元人民币买了一只硕大的龙虾,将它放在篝火上烤熟了,什么调料也不加的放入嘴里大嚼。这时我才感觉一路上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