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大选落幕,昂山离胜利还有多远?
2015-11-10 21:39:32  来源:缅甸新闻 【字体: 】 浏览:
本文摘要:缅甸大选的正式结果预计陆续将在11月底前后宣布,而缅甸国会选出新的总统并组建新一届政府可能会是明年2月份的事情了。

11月8日,缅甸2015年大选在喧闹中落幕。尽管官方机构缅甸选举委员会尚未正式公布大选最终结果,但是根据众多“非官方”的统计来看,昂山素季领导的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全民盟)战胜执政的缅甸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成为缅甸第一大党的概率极高。

全民盟发言人吴温登今天已迫不及待地宣布,截至9日中午的“初步统计”,民盟赢得了70%的选票。不过,岛叔需要提醒各位的是,这并不意味着全民盟就能够在通向执政的道路上一帆风顺,缅甸政局仍然迷雾重重。

缅甸大选的正式结果预计陆续将在11月底前后宣布,而缅甸国会选出新的总统并组建新一届政府可能会是明年2月份的事情了。在长达3个月的漫长等待中,全民盟想要成为执政党,仍然面临众多不确定因素。不过,有一点在大选之前就已经可以确定的是,无论全民盟是否能够成功组阁,由于现行宪法的规定,昂山素季将无法成为缅甸总统,这恐怕要让不少人唏嘘失望了。

胜利

在11月8日晚上全民盟在大选投票结束后的群众庆祝大会现场,已经有全民盟的支持者打出了“我们是胜利者”的标语。

根据缅甸官方的选举委员会9日下午公布的仰光45个城镇中的12个城镇的选举结果,全民盟赢得了该区12个下院议员(即人民院,上院为民族院)全部的席位。11月9日一大早,在缅甸民众中颇有人气的缅甸巩发党前主席、缅甸国会主席瑞曼打电话给自己的竞争对手全民盟党员,承认自己在勃固省的选区中已经败给对方。当天下午,巩发党执行主席吴丹乌对外宣布,自己在缅甸首都内比都汉迪达选区败给了全民盟的竞争对手。

丹乌垂头丧气地向路透社记者表示:“我们输了”。

岛叔曾经采访报道过缅甸在2012年4月举行的一次补选,对于缅甸选举投票和统计的流程略知一二。需要提醒各位的是,由于昂山素季的选区位于仰光,而仰光是反对党全民盟最强大的政治堡垒,全民盟在这里大比例胜出,并不让人感到意外。相比之下,内比都是缅甸巩发党的政治后院,作为代主席的丹乌在这里尚且战败,足见全民盟在此次大选中“气吞山河”的气势。

尽管看起来整个选举形势对全民盟算是一片大好,但要欢庆胜利还为时尚早。

参加缅甸大选的共有91个政党,但主要参与竞选的有三大势力,即全民盟、巩发党和一些民族邦的少数民族政党。即使在大选前,很多政治观察人士已经断言,全民盟可能会轻易而举地成为缅甸第一大政党,然而它能否赢得缅甸国会中超过半数的席位,仍然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既然全民盟发言人都声称,初步统计显示该党取得了70%的选票了,那为什么全民盟成为国会多数党会成为问题呢,是不是岛叔的算术有问题?

岛叔这里就用自己不太好的算术来计算一下:现行的缅甸2008年宪法规定,军方自动获得缅甸国会25%的席位。因此,此次大选角逐的联邦国会席位仅占全部席位的75%,也就是说全民盟只有赢得本次大选席位的66.67%,才能达到国会超过50%的绝对多数席位。

多数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全民盟在缅族人口占多数的缅甸核心区,也就下缅甸的各个省赢得这个比例的席位是不成问题的。但是,想要在少数民族占多数的掸邦、克钦邦、钦邦、克伦邦、孟邦、克耶邦等地区赢得这一比例的席位绝非易事。毕竟,在这里当地的少数民族政党也有着强大的政治影响力。

总统

即使全民盟在少数民族占多数的各个邦中表现惊人,击败了当地的少数民族政党,并最终成为席位超过50%的国会多数党,那么全民盟仍然面临一个重大问题,那就是缅甸总统的遴选。

根据现行的2008年宪法规定,缅甸总统并非是由直接选举产生,而是由民族院、人民院和军队三方共同推举的总统遴选委员会来确定的。三方遴选委员会分别推举一名总统候选人(共3名总统候选人),然后由缅甸国会投票,得票最多的为总统,另两人为副总统。

根据宪法规定,总统候选人必须45岁以上,成为缅甸民族院或人民院议员,同时其配偶和子女不能是外国人。由于昂山素季的两个儿子拥有英国国籍,因此这些条件已经将全民盟主席昂山素季排除在缅甸总统的人选之外。

全民盟能否推举出令人满意的人选,并说服国会中的第三方势力即少数民族政党,支持自己的候选人担任总统仍然是一个未知数。更为严重的是,如果全民盟如果不能达到50%以上的多数席位,巩发党作为缅甸军方的国会代言人,有可能同其他政党联合组阁,让全民盟执政梦想落空。

根据岛叔的观察,全民盟内部有着严重的领导断层,老一辈党的创始人吴丁乌都已经过世,而中层领导却十分脆弱,党员多数为30岁上下的年轻人。党内除了昂山素季外,尚没有一个有足够威望能够统领全党的人。即使赢得缅甸选举,全民盟如何领导国家并顺利组建政府仍然是一个棘手的大问题。

昂山素季已经表达了自己领导国家的坚定意愿,也就是说倘若全民盟获胜并组建新政府,即使她无法担任缅甸总统,她仍然将是缅甸政府实际的最高领导人。这样的领导结构无疑将会给全民盟带来巨大的挑战。况且,全民盟领导的一个内阁将根本无法获得现任巩发党所取得的权力,因为根据缅甸宪法规定,缅甸国防部长、内政部长和边境事务部长由军方任命。

面临一个阵容不全、党内领导危机的局面,全民盟领导新一届政府施政无疑将如履薄冰,面临众多掣肘。

军方

岛叔在以上的分析中,反反复复提到了一个词——军方。对!缅甸政局如何走,最关键还是要看军方的脸色,因为它仍然是缅甸政治的最终仲裁者。

之所以这样说,不单单是因为缅甸军方可以不经选举获得国会四分之一的席位,拥有对缅甸宪法修正及重大事务的一票否决权;更是因为缅甸军方拥有宪法赋予的最终裁决权。

根据现行缅甸宪法规定,缅甸军方有权力在特殊情况下接管国家政权。缅甸邻国泰国去年5月份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泰国陆军司令巴育以国家面临动荡为由接管了政权。事实上,缅甸军方在过去的数十年历史中,也经常这么做。

如果大家了解缅甸历史的话,应该知道2015年缅甸大选并非是昂山素季领导的全民盟第一次在大选中获胜。1990年大选中,昂山素季领导的全民盟在大选中赢得了90%左右的选票,但在大选后的两个多月后,被军方宣布无效。此后,昂山素季本人也被软禁在家中长达数十年。

那么,这一次是否存在这种可能性呢?岛叔的回答是,可能性不大,但无法完全排除。缅甸军方已经走出了改革开放的这一步,并从国际社会获得了巨大的合法性来源,如果完全倒退回去,其承受的代价将是巨大的,如可能面临西方的重新制裁等。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全民盟即使在此次大选中获胜,仍然无法改变军方在缅甸政治中的重要角色。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即使执政,仍然不得不面对自己的老对手缅甸军方,并尽力同他们合作,才能顺利地推行自己的政策。

正如缅甸前最高领导人丹瑞亲手设计的缅甸民主七步走的路线图所规定的那样,缅甸将实行“有纪律的繁荣的民主”。而岛叔的理解是,有纪律也就意味着该过程是渐进的、有掌控的。即使昂山素季本人也清楚,军方将在缅甸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扮演重要角色。缅甸政局未来怎么破,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