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缅甸的援助,远远不止是捐款捐物
2015-8-8 9:45:26  来源:缅甸新闻 【字体: 】 浏览:
本文摘要:中国气象局应急减灾与公共服务司组织国家气象中心、国家气候中心和国家卫星气象中心的专家就缅甸暴雨形势进行了预报和评估。国家气象中心自今日起在其英文网站增加缅甸24小时、48小时、72小时、4-10天和11-20天降水量预报,每日进行更新。国家气象中心还将向缅方持续提供缅甸天气气候趋势预测报告。

中国气象局宣布即日起向缅甸提供天气气候趋势预测

据中国气象局消息,经中国驻缅甸使馆协调,中国气象局拟自8月7日起向缅甸气象水文局提供缅甸天气气候趋势预测数据。

中国对缅甸的援助,远远不止是捐款捐物

中国对缅甸的援助,远远不止是捐款捐物

近日,中国气象局应急减灾与公共服务司组织国家气象中心、国家气候中心和国家卫星气象中心的专家就缅甸暴雨形势进行了预报和评估。国家气象中心自今日起在其英文网站增加缅甸24小时、48小时、72小时、4-10天和11-20天降水量预报,每日进行更新。国家气象中心还将向缅方持续提供缅甸天气气候趋势预测报告。

中国对缅甸的援助,远远不止是捐款捐物

据悉,中国气象局国际司已将中央气象台网站提供缅甸降水量预报事告知缅甸气象水文局,中国气象局下一步将根据缅方提出的需求继续予以力所能及的支持。

中国对缅甸的援助,远远不止是捐款捐物

中国气象局与缅甸气象水文局有长期良好合作关系,2014年12月,由云南省大气探测技术保障中心承担的中国援建缅甸气象观测站建设项目通过验收。该项目完成了仰光、曼德勒、莫宁、稍埠、昔卜5个自动气象站和仰光、曼德勒2个GPS/MET水汽站的建设,有效促进了中国云南与缅甸气象部门的技术合作交流,对提高我国西南地区灾害性天气监测和预报水平具有积极作用。(缅甸果敢 www.miandianguogan.com)2015年1月,由中国国家气象中心和国家气象信息中心人员组成的技术团队赴缅甸气象水文局进行CMACast集成系统巡检维护及培训,为缅甸CMACast集成系统的运行和接收数据应用提供了全面的技术支持,受到缅甸气象水文局领导和工作人员的一致好评。

中国对缅甸的援助,远远不止是捐款捐物

天气气候预测有什么作用呢?

请看下面这篇前于几年缅甸大风灾的分析文章

[缅甸风灾反思]为什么一场风暴夺走这么多生命

这是一次无法躲避的突袭!

2008年5月3日凌晨,热带风暴“纳尔吉斯”以192公里的时速袭击了缅甸。缅甸国家媒体5月8日报道称,风暴已造成2.3万人死亡,4万多人失踪。记者在一线采访中发现,大部分居民不相信官方最新统计的死亡数字“2.3万人”,都在紧张地议论着,来自民间的保守估计是死亡人数在10万以上。

英国媒体9日则报道称,缅甸热带风暴袭击所造成的死亡人数可能会高达50万人,这将是南亚海啸袭击遇难人数的两倍多。

联合国负责人道主义事务的副秘书长约翰。霍姆斯9日说,联合国估计150万人“受灾严重”。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死亡?难道这是一次无法躲避的突袭?

2日早上,缅甸已发出台风警告,但因2日下午的“风平浪静”,官员和民众都安然入睡,直至夹带15英尺高巨浪的暴风雨打碎梦乡。不堪一击的木板平房在缅甸最大的城市仰光街头随处可见;简陋的农田水利设施星罗棋布地散落在海滩边上;难以顺畅的信息发布、救援途径使各国救援物资无法第一时间抵达灾区等等,都让人们对缅甸的灾情表示担心。

回头审视,假如“纳尔吉斯”到我们身边,是否也会势不可挡?

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尽管早就发布了台风警告,但“天气预报并没有发挥到作用。”加上2日下午除几场阵雨外,一切都看似“风平浪静”,所以几乎每个人都以为警告多少有点“小题大做”。

有些灾难与人类的活动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有些灾难则与人类的活动并无关系。这次突袭缅甸的风灾本身属于后者。

一些专家分析了原因,首要一个便是,这场风暴此前罕见,属于“五百年一遇”。世界气象组织的声明则指出,“纳尔吉斯”是40年来第一个在缅甸登陆的强热带风暴。

在4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个位于印度金奈东南偏东方约1150公里的孟加拉湾洋面上的低层环流中心附近有深层对流在持续发展。4月27日,旋卷度开始增加。4月28日零时,印度气象局把它升格为气旋风暴,并命名为“纳尔吉斯”。

世界各主要气象预报部门4月28日从“纳尔吉斯”向印度靠近时便开始监测其移动路径。如气象部门所料,风暴向东急转。然而,它没有按照惯常路线进入孟加拉国或缅甸西北部山区,而是突袭缅甸中部地势低平的伊洛瓦底三角洲。

据新华社援引美联社的报道说,9日美国关岛大学气象学教授马克。兰德说:“我一看到(风暴)路径图就说,‘噢,这下可糟了。’将会形成巨大的风暴潮,简直就像‘卡特里娜’飓风袭击美国新奥尔良。”

风暴登陆地点的地形也不利于减少其威力。AccuWeather.com网站气象预报主任肯。里夫斯说,伊洛瓦底三角洲地域广阔,地势低平,以致风暴潮上岸之后势不可挡。

此外,伊洛瓦底沿海地区多为养虾场和稻田,缺少林木,这也助长了风暴威力。国际自然保护联合会专家杰夫。尼克尼利说,地表缺乏植被保护是重灾发生的主要原因。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环流总会不断加强,旋卷总能逐渐增加,气旋风暴也总会发生。

对“纳尔吉斯”,人们无法避免、控制,但从初始的气旋到最终被定格为“特强气旋风暴”的那一段时间,如果能逐段监测,或许可以预报、防备,把灾害减至最低。

记者查阅印度气象局资料发现,4月29日早上,印度气象局就已经把“纳尔吉斯”升格为特强气旋风暴,可能在孟加拉或印度东南部一带登陆。5月1日,预报指出“纳尔吉斯”开始快速增强,并认为在接近缅甸海岸时达到其强度的巅峰,最高持续风速为每小时165公里。

同样的风暴却在不同的地方留下了截然不同的“后纳尔吉斯画面”——

在斯里兰卡,惊人的降雨造成10个省区淹水并发生土石流。当地至少超过3000户以上的家庭流离失所,全岛有4500人无家可归,3人死亡。

在印度,气象局发布警报,要求渔民在“纳尔吉斯”风暴期间不要出航在海上捕鱼。结果,风暴使印度东南沿海地区温度有所下降外,受灾的情况并不严重。

而当风暴即将到达孟加拉时,官方要求农民赶紧完成稻米的收割工作,使此次风暴过后孟加拉并未发生以往粮食短缺的后遗症。

相比上述的三个地方,缅甸受到“纳尔吉斯”的冲击与其“最强时抵达”的程度也成几何级数正比:仅据官方目前统计出来的数据显示,2.3万人死亡,4万多人失踪,数十万人无家可归。

“天气预报并没有发挥到作用。”几乎每天都必须关注天气的缅甸一旅行社工作人员陈小兰告诉记者,尽管灾难发生前3天直到5月2日早上国家都有预报“强热带风暴”,但会发生什么后果等都不知道,预报并没有起到真正的警告作用。加上2日下午除几场阵雨外,一切都看似“风平浪静”,所以几乎每个人都以为警告中的“所谓台风”多少有点“小题大做”。

由于“纳尔吉斯”是40年来第一个在该国登陆的热带风暴,民众显然缺乏抗灾经验。

3日凌晨,在黑暗中酝酿多时的“纳尔吉斯”突然携带着15英尺高的海浪长驱直入缅甸南部伊洛瓦底省,时速192公里。出生在缅甸的老华侨形容“从没有过的恐怖”。

“如果早一点知道是这样厉害,我是绝不会让我的老公回家的。”在仰光帮别人洗衣服的Maw,老公也在同城当“建筑工人”。就在风灾发生前的一晚,她男人因有事赶回缅甸南部的老家Latkokkone村。之后,与该村1000多人一样,被“纳尔吉斯”吞噬一空。

记者翻阅了几天前的当地报纸发现,好几家报纸2日的头条均有报道“纳尔吉斯”的相关消息,但仅为“点到即止”。“而且偏远的农村很可能信息不畅而未能获知,即使在城镇里,也有很多市民无阅读的习惯”,当地一位华侨说,“政府值得检讨的是预报实用性和有效传递的方式,比方说广播、电视,着力宣传风暴的危害性以及组织民众撤退等。”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缅甸老百姓的生活原本就很艰难,不用说这种大规模的自然灾害,即便是中小规模的风灾和暴雨,轻则成千上万的人口流离失所,重则无数的生命像这次一样瞬间消失。

从离地面约300米高空的飞机俯视图,到进入仰光市,乃至其富人区,记者感受最强烈的是这个国家的“不堪一击”。

受灾最严重的伊洛瓦底省,几乎成了星罗棋布的“湖泊”,但深深浅浅的污绿中,还能依稀辨认摧毁前的原貌:深的,是水沟;浅的,是农田。

“伊洛瓦底省三角洲区大部分都是农村。很多家庭就在农田中间挖水沟,用地下水灌溉。”缅籍华人冯德成说,“房子就盖在水沟边。其实不能算是房子,就用几根树干插在地里,拿几块塑料布绕着四根树干围成一圈,上面堆点茅草,就是‘屋’。”

贫穷,是大多数缅甸人对风灾伤害的原因分析。而更深层次的,是对政府大力发展经济,加紧改善基础设施建设的期盼。

据了解,在仰光市郊盖一栋能减低受风灾、雨灾影响的两层高水泥钢筋房,基本造价约需5000万缅甸币;但一个普通公务员一个月的收入大约只有6万元缅甸币,整体人均工资每天只有1.5美元。

“在这近三年,仰光市基本没有什么变化,路还是那样,楼还是那样,更不用说农村。”缅甸广东工商会秘书长朱荣富说,缅甸老百姓的生活原本就很艰难,不用说这种大规模的自然灾害,即便是中小规模的风灾和暴雨,轻则成千上万的人口流离失所,重则无数的生命像这次一样瞬间消失。

不仅贫困!

从仰光市到受灾最严重的伊洛瓦底省拉布达(Labutta),原本是一条布满绿树的通往缅甸最好风景区之一的“星光大道”,但反推着“纳尔吉斯”的足迹,记者在这条路上看到的除了横倒在路边的树木、房屋残骸,还有一些规划建设的“失误”:在电缆电线柱旁边总有高大的树木被连根拔起,压倒翻侧,使原本抵挡得住风暴的电线柱却承受不了大树的压迫,被拦腰压断,扯落电线,导致断电。

旅游区内有的房屋虽然是钢筋建的,但骨架却被扭得像意大利面条一样,四周的棕榈树却仍然挺立。是不是能从自然生态结构中学到建筑学的奥秘呢?

人类文明之所以能够持续进步,原因就在于有意识改善自己的生存环境,不断加强自我保护的能力。然而,位于热带风暴漩涡中心地带的缅甸,也必须学会从过去孟加拉、印度洋海啸等灾难中吸取更多的教训,变得更为聪明。

“相反,很多人无心管人民的生活状态,因此,灾难发生后要救灾重建时,都会因交通运输的落后,信息的不能上传下达,物资的紧缺而不能挽救更多的生命。”祖籍潮州的一位华人话锋一转,“值得欣慰的是,目前政府已经与国外加强了联系,接收部分的援助物资,准备展开重灾区的救援。”

我们能吸取什么教训?

从缅甸此次灾难的形成过程来看,除了要关注如何把预警信息有效地发布的问题外,更要关注怎么在灾难还未开始的时候,就把可能的损失控制在最小范围内。

缅甸的这次灾难不仅为该国的发展抛下了严峻的考验,也为中国和世界各国敲响了警钟。

“各级政府和各有关部门应当从这次缅甸热带风暴灾害中吸取教训,力戒麻痹思想和侥幸心理”,中国气象局局长郑国光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特别强调,要重视台风监测预警,下大功夫做好充分的抗灾救灾物资和人力准备,下大力气提升我国防御台风的科技水平、应急能力、防御能力,力争把台风对我国的影响和损失降到最低限度。“当中,要建立健全快速传播灾害性天气信息的发布系统,通过多部门、多渠道及时快捷传播台风等灾害天气预警和科学防御建议。”

这并不是“马后炮”!

据了解,全球每年发生热带风暴80至100个,对人类生活产生巨大影响。热带气旋造成的损失最为严重,占全部自然灾害造成死亡人数的64%.平均每年约1.5万到2万人死于热带气旋灾难,每年造成全球经济损失60亿至70亿美元。

热带气旋的强风、风暴潮、涌浪和暴雨又是造成灾害的主要原因。而西北太平洋是全球热带风暴活动最为频繁而强烈的区域,中国是西北太平洋沿岸受台风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现实告诉我们,必须加大对气象研究的投入。我们目前的投入和国外相比,差距还是比较大。国外经验显示,在气象研究上,投入和产出比是1:40.”国家气候中心有关人士认为,气象关乎国家安全问题,需要国家牵头,由多个部门协调和配合。事实上,安全意义上的气象战略研究在2003年的秋天已悄然开始。牵头单位是中国气象局,包括自然科学和经济、社会、国防、军事、航天等方面的40多个学科的70多位院士和资深专家、300多名研究人员。

据郑国光介绍,中国也将进一步加强台风灾害监测预警能力建设,提高台风路径、强度和风雨影响范围的预报能力。加强应对防范台风灾害的科普宣传工作,提高公众的防灾减灾意识和自救互救能力,减轻灾害社会震动,维持灾区社会秩序。

然而,从缅甸此次灾难的形成过程来看,除了要关注如何把预警信息有效地发布的问题外,更要关注怎么在灾难还未开始的时候,就把可能的损失控制在最小范围内。这样的要求,实际上是对整个国际防灾减灾的制度性期待。

就连美国也有吃一堑长一智的经历,2005年8月美国遭受飓风“卡特里娜”袭击,尽管事先有预报,但风暴袭击地很多居民没有依照指示转移,等军队到达灾区救援时距飓风登陆已过几天。

这次灾害导致美国1500多人丧生,新奥尔良损失惨重。吸取了“卡特里娜”的教训,同年9月,美政府有效扛住了飓风“丽塔”的袭击。

因此,不仅一个国家,全球都应当重视和建立包括预防热带风暴在内的重大灾害预警系统。缅甸巨灾是一个惨痛的教训!

中国救援物资陆续发给灾民

“请大家耐心等候,要有一批物资从船上卸下来才能让大家上船……”“看,写着中国字,中国来的,中国来的!”话音刚落,仰光目前唯一客运正常的码头DALA爆发了一阵欢呼声。

5月9日下午,中国捐赠的物资运抵仰光DALA港,登上渡轮,横渡河口后,深入仰光市郊的农村,展开救助,赢得缅甸人民的深情赞誉。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