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于现代暴力的缅甸王国
2015-7-22 9:04:33  来源:缅甸新闻 【字体: 】 浏览:
本文摘要:阳光拂过数百座中世纪寺庙、宝塔和宫殿,显得那么安谧。传说这里曾经诞生过一个伟大的帝国,妙乌就是那遗落的都城。在强大的阿拉干国王的统治下,这座面积52平方公里、拥有16万居民的城市,控制了整个南亚的贸易路线。

拥有大量世界遗产的缅甸,如今已成为宗教暴力的温床。

迷失于现代暴力的缅甸王国

缅甸政府正在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妙乌成为世界遗产,然而妙乌周边地区却已成为宗派暴力的温床。

破晓时分,在缅甸西部一处偏远的河畔,肥沃的妙乌平原是考古学家梦想成真的地方。

阳光拂过数百座中世纪寺庙、宝塔和宫殿,显得那么安谧。传说这里曾经诞生过一个伟大的帝国,妙乌就是那遗落的都城。在强大的阿拉干国王的统治下,这座面积52平方公里、拥有16万居民的城市,控制了整个南亚的贸易路线。今天,这里一片祥和,农夫默默地牵着水牛,穿过绿色的稻田,奶牛在有着600年历史的寺院里游荡。

梦幻般的妙乌城掩盖了21世纪的噩梦。这座古老的城市位于缅甸若开邦地区,见证了针对穆斯林少数民族罗兴亚人无情的种族清洗。这些人被视为“非法移民”,尽管在此居住了一代又一代,却仍然没有国籍和任何权利。

自2012年以来,这场危机升级为野蛮的暴力。在若开邦的现代省会城市实兑,罗兴亚人的居民区被夷为平地,成千上万人乘坐粗糙的木船逃离,却被周边国家拒之门外。人贩子借此大发横财,并杀死那些无力支付的穷人。

迷失于现代暴力的缅甸王国

尽管很多罗兴亚人世代居住在缅甸,却仍被认为是孟加拉国的非法移民,并被迫居住在肮脏的营地里。上图就是实兑北部的一个营地。

超过14万名罗兴亚难民被关在一个充满恶臭的集中营,由缅甸政府看守,国际救援人员和记者都不允许进入这里。这次军事行动的领头人是民族主义政党和佛教徒,以及一个名为种族和宗教保护协会的联盟。

“这些煽动仇恨团体与政府高官关系密切,使得歧视性法案成功通过”,民权斗士金奥玛说道。她是1988年反对缅甸军队运动的关键人物。这条法律表面上的目的是消除针对佛教占主导地位的文化传统和宗教遗产的“境外威胁”。

然而,妙乌的书面历史显示,几个世纪以来,伊斯兰教(以及罗兴亚人的祖辈)在若开邦的文化生活方面起到了关键性作用。(果敢现状 www.miandianguogan.com)阿拉干人的黄金时期,在信奉佛教的君主统治下,各种信仰的人,比如穆斯林知识分子和商人、信奉基督教的葡萄牙水手、印度教工匠与佛教贵族和武士生活在一起,相安无事。

宽容的帝国

1430年,国王弥修摩·那罗弥迦罗建立了妙乌王朝,并在这里建造了一座新城作为都城。今天这种对罗兴亚人的排挤行动,恐怕会让这位古老而开明的王国感到不可思议。

迷失于现代暴力的缅甸王国

在试图穿过边境线去往邻国孟加拉的时候,罗兴亚妇女和小孩遭到了边防军的阻截。他们正无助地等待命运的安排。

这位国王被尊称为伊斯兰的苏莱曼·沙阿,曾在孟加拉的穆斯林领地待了20年。因此,他的政策和管理手段是源于印度洋边的穆斯林盟友,而非东方那些敌对的佛教国家。后来300年里,弥修摩的继任者们几乎都遵循了他的统治方法。

正如罗兴亚历史学家Mohammad Yunus所指出的那样,阿拉干的佛教国王所铸造的硬币上有用三种语言的铭文:阿拉干语、孟加拉语和阿拉伯语,写着伊斯兰的信条:“安拉是惟一的真主,穆罕默德是他的先知。”

在鼎盛时期,阿拉干人的海上力量非常强大,于是开始借助建筑热潮来炫耀自己的财富。妙乌王朝建立后的几十年里,东南亚各国中唯一能与他们在建筑方面相匹敌的只有缅甸中部的蒲甘和柬埔寨的吴哥窟,但后来后两者都被废弃。199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报告声称,这座城市的历史遗迹“在该地区是独一无二的”。

迷失于现代暴力的缅甸王国

由于宗派暴力,难民们被迫背井离乡,只能住在缅甸实兑简易的避难所里。

妙乌旧城的中心是佛塔寺(Shitthaung Temple),“佛塔里有80000佛像”,共分三层,精雕细琢的廊道里共刻有547首描绘佛陀转世的诗,还有一系列精美的佛陀图象。城市东侧,耸立着桑提坎清真寺(Santikan Mosque),这里是伊斯兰教徒做礼拜的重要中心,由弥修摩修建于15世纪30年代。

在起伏的山峦中,有着无数的尖顶和圆顶,中间还点缀着一些灌溉渠道系统和人工湖,这足以证明古代阿拉干人高度发达的工程技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2015年的妙乌依然是古风依旧,在这座小镇上完全看不到汽车的踪影,坑坑洼洼的道路上,只有牛车和马车。

重写历史

对于来自忙碌的西方城市的游客来说,这里宛若宁静的天堂。从佛塔寺到桑提坎清真寺只有15分钟步程,而煽动种族清洗的若开民族发展党办公室就坐落在这里。

迷失于现代暴力的缅甸王国

2013年,暴力事件发生后,一位罗兴亚父亲和儿子出现在居民区的废墟里。很多罗兴亚人的飞地被摧毁。

当地一位商人用随处都可到的种族排外词汇说道:“罗兴亚人是肮脏的贼人,会偷窃缅甸人的东西。他们应该被送回原籍。”

大多数学者认为,在若开邦有书面历史之后的2000年里,其民族人口多是印度雅利安人,而非缅甸人。大量证据可以证明罗兴亚人的祖先早已居住在这片土地上。1901年,英国殖民统治时的一次人口普查显示,若开邦有21%的人都是穆斯林。根据总部位于布鲁塞尔的国际危机组织提供的数字,在2012年的骚乱之前,若开邦共有320万人口,其中30%都是穆斯林。

而在缅甸官方汇编的民族志中,政府共列出了135个族群,但若开邦的穆斯林却不在其中。“缅甸若开人的历史已经消失了几十年”,缅甸伙伴组织协调员金奥玛说道。和很多反对派积极分子一样,她提到国家时,用的是军事统治之前的名称。

迷失于现代暴力的缅甸王国

佛塔寺修建于16世纪30年代,是妙乌最著名的旅游景点。那迷宫般的廊道里装饰着无数佛陀图像。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昂山素季是反对党领袖,她将于明年10月参加总统选举,对清洗罗兴亚人的行动并未作出公开评论。金奥玛认为,鉴于排外的民族主义大规模涌现,“支持罗兴亚人是有政治风险的。但看到昂山素季也保持缄默,人权组织感到很失望。”

反对党参与竞选对于罗兴亚人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他们没有选举权,在缅甸如此,在世界各地都是如此。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