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与朝鲜购买中国军舰的玄机
2015-4-12 11:13:37  来源:缅甸新闻 【字体: 】 浏览:
本文摘要:4月9日,缅甸国防部公布了其海军节举行阅舰式的一组照片。在这次阅兵中除了占据绝对主力的中国产舰艇外似乎毫无看点。
缅甸与朝鲜购买中国军舰的玄机

图中绿圈内是缅甸“雍籍牙”号护卫舰装备的AK-230-630舰炮的6管炮口,左上角小图为该型舰炮的整体形态,左下角为朝鲜隐身导弹艇前甲板装备的同型舰炮。缅甸与朝鲜均装备这款可能源自中国的小众舰炮预示这三国间可能进行过舰炮技术军售与合作。(资料图)

4月9日,缅甸国防部公布了其海军节举行阅舰式的一组照片。在这次阅兵中除了占据绝对主力的中国产舰艇外似乎毫无看点。但如果仔细观察照片中担当检阅舰的中国产“雍籍牙”号护卫舰就会发现,其在战舰上层建筑左后侧部署的一座疑似AK-630的转管速射炮外形很独特,它是在AK-230舰炮的炮塔中装备的AK-630舰炮的AO-18型30毫米6管速射炮而来(姑且称其为AK-230-630吧),记性好的读者或许还会记得,这款独特的舰炮此前还出现在朝鲜国产的隐形导弹艇上。一款相当小众的舰炮同时出现在了缅甸装备的中国产战舰以及朝鲜国产导弹艇上或许意味着,至少在小口径舰炮领域内,中缅朝三国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合作。

只能源于中国的怪异舰炮

小编在2月9日的“防务短评”中曾经对朝鲜隐身导弹艇装备的这款AK-230-630型舰炮进行了简单分析,当时的观点认为,这款舰炮应该是朝鲜通过非政府手段获得若干个体技术并进行整合的结果。但AK-230-630型舰炮在缅甸“雍籍牙”号护卫舰上的出现难道预示着朝鲜向缅甸出口了这款舰炮么?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尽管此前曾有消息显示,缅甸曾试图引进朝鲜的“山高”级小型潜艇,但与潜艇不同,近防炮是相对初级的装备,缅甸在从中国引进“雍籍牙”号护卫舰的同时,完全能以较低的价格配套引进,完全没有必要从他国引进再整合到护卫舰上,更何况中国通过“现代”级驱逐舰的配套引进而掌握了AK-630舰炮的技术后,国产仿制了多款类似舰炮,性能成熟,缅甸完全没有必要另寻他家。

站在朝鲜的角度上讲,该国发展海军舰艇一贯有从他国,尤其是俄罗斯获得退役陈旧装备、技术的传统,因此朝鲜装备的AK-230-630火炮是否可能来自俄罗斯?答案同样是否定的。原因在于,AK-230型舰炮是苏联首次尝试30毫米这个口径的舰炮,同时还为这款舰炮配备了相当完备的火控系统,进而使其成为苏联首款在研发阶段即着眼导弹拦截的火炮。但这款火炮双管30毫米炮的布局难以满足对高性能亚音速掠海导弹的拦截,因此苏联在有限借鉴AK-230布局及个别技术的情况下研发了AK-630型舰炮。在AK-630舰炮的论证阶段,苏联或许会在AK-230的炮塔内进行整合AO-18火炮的试验,但AK-630舰炮的整个研发、生产计划进行的都很顺利、迅速,苏联没必要生产实验型火炮,而如果朝鲜试图从俄罗斯获得实验型火炮的原始样品进行仿制,还不如直接获得早期型AK-630型舰炮样品容易。

相比苏联,中国则完全具备研发AK-230-630型舰炮的动机。与苏联装备AK-230舰炮之前的情况类似,中国海军在早期发展阶段主要依仗37毫米舰炮进行近程防空,随着海上威胁的日益严重、多样,37毫米舰炮越来越难以保证完成任务。而中国试图引进更先进的AK-230舰炮时又恰逢中苏关系紧张,引进仿制过程进行的异常缓慢,国产的69式30毫米舰炮1967年开始研制,1973年才设计定型,而受制于诸多技术缺陷,舰炮大量装备部队已迟至80年代。相比之下,领先一代的AK-630舰炮早在1970年就已批量装备部队。面对这种情况,中国在基本掌握AK-230炮塔结构与火控体制后,完全可能在其基础上整合通过其他方式获得的AO-18火炮技术,进而产生了AK-230-630型舰炮。但随着日后正版AK-630以及国产730、1130的出现,AK-230-630舰炮很可能成为技术储备,甚至作为最低档的出口型近防炮。

缅甸与朝鲜购买中国军舰的玄机

图为朝鲜隐身导弹艇的前甲板,如果朝鲜装备的AK-230-630舰炮来自中国,则该国更早之前装备的,图中位于AK-230-630舰炮之后的6管20毫米舰炮很可能也有中国的技术背景。(资料图)

朝鲜可通过哪些渠道获得中国舰炮?

根据现有资料显示,中国自向朝鲜转让033型潜艇后,对朝的海军军备援助就基本停留在辅助的炮艇以及非战用小型船艇级别,并无中国向朝鲜转让舰炮技术的报道。但在历次西海海战中,朝鲜小型舰艇在与韩国同类舰艇进行对抗时,尽管也取得过令人瞩目的战果,但其舰炮装备却已经处于拉坦克炮充数的绝境,此时如果没有新型舰炮技术的输入,朝鲜在与韩国进行小型舰艇间的夜战、近战、炮战时很可能将处于绝对劣势,此时中国通过非官方或半官方的军援方式,向朝鲜转让一定的新型舰炮技术也是说得过去的。而在更早的时期,朝鲜装备的6管20毫米(也有观点认为是14.5毫米)转管舰炮的技术源头,很可能也是中国早期对转管枪炮的研发成果。

尽管朝鲜从中国直接获得AK-230-630舰炮的可行性最大,但现在毕竟没有官方消息证实这一点,那么朝鲜是否还有其他途径获得这款舰炮呢?答案是肯定的,而且最有可能的就是缅甸。与同样购进中国战舰的泰国、巴基斯坦、埃及等国相比,缅甸的国防预算相当有限,同时也缺乏其他获得较强海军装备的途径,因此购进中国退役舰艇,尤其是物美价廉的053H系列护卫舰就成了最佳的选择。但053H装备的敞开炮塔的61式双联装37毫米舰炮显然不能满足导弹时代的防御要求。如果为其换装AK-630型舰炮则需要在舰上本来就已经拥挤不堪的桅杆上布置MR-123-02型火控雷达。相比之下,仍立足光电瞄准,同时拥有接近AK-630火力密度的AK-230-630型舰炮显然是可接受的方案,尽管这种设想并未成真,但缅甸应该至少了解这款舰炮的技术特点与整体资料,为日后在更先进的“雍籍牙”号护卫舰上装备此类舰炮作准备。此时如果朝鲜向缅甸寻求合作并获得了相关资料,则完全有能力进行仿制并几乎与缅甸同时列装这款舰炮。

相比缅甸,朝鲜与巴基斯坦、埃及都有着相当深厚的军事交流。但这两国在装备中国海军战舰的同时,也有相当可靠的途径引进西方海军技术,而在近防炮领域内,这两国均装备有美国的“密集阵”近防系统,如果真的需要,采购荷兰的“守门员”也是没有太大困难的。因此,他们没有必要采购甚至是关注性能存在较大局限,不能做到有效反导只能在近战中播撒弹雨的AK-230-630型舰炮,而朝鲜如果能在缅甸获得所需技术,显然他们也不会舍近取远的选择项向巴基斯坦和埃及寻求帮助。

缅甸与朝鲜购买中国军舰的玄机

图为朝鲜海军“罗津”级护卫舰,朝鲜若能通过缅甸装备的053H型护卫舰获得一定技术对“罗津”级护卫舰进行升级,则该型舰或可改变现在“存在战舰”的窘境,但更重要的是,缅甸相对高端的雷达、导弹技术以及干扰较小的海军技术合作环境有条件使朝鲜海军更大量的、较小型的舰艇获得必要的装备更新与战力升级。(资料图)

缅甸是源头还是中转站?

如果AK-230-630火炮真的是中国产品,而朝鲜又是通过缅甸获得的这款舰炮的技术,那么缅甸究竟是这场军售中的源头?还是中朝军售的中转站?答案很可能是前者。原因在于,尽管任何一国的对朝军售都很敏感,但对于中朝两国而言,仅仅出口一款性能早已不算顶尖的舰炮还不需要找另外一个国家充当中间人。更何况即使从对朝军售的敏感角度而言,少一国知道不是更不容易被别人发现么。因此,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AK-230-630型舰炮仅仅出现在朝鲜,则这款舰炮直接由中国出口或朝鲜自研的可能性最大,但此时这款舰炮也出现在缅甸,则朝鲜从缅甸获得这款舰炮技术并进行仿制的可能性最大。

如果朝鲜真的成功从缅甸获得了舰炮技术,那么该事件或许预示了朝鲜与缅甸两国试图或正在进行一定层面上的海军技术交流,而相比其他国家,缅甸能给朝鲜的技术借鉴是最直接、最有效的。以目前缅甸海军装备的中国053H型护卫舰为例,这款战舰无论是整体尺寸还是设计建造时间都与朝鲜最大的战舰——“罗津”级护卫舰(在苏联“科拉”级护卫舰基础上仿制而成)相当,但无论是053H的舰载电子设备还是武备却都是“罗津”级护卫舰无法相比的。如果朝鲜通过缅甸获得部分舰炮、反舰导弹与雷达技术,不仅能有效升级“罗津”级护卫舰的综合战力,更重要的是能提升在更小型战舰上部署新型舰炮与导弹的技术能力。除此之外,朝鲜与缅甸进行中低端海军军备交流可能受到的外界干扰,显然比与巴基斯坦或埃及进行同类合作所受到的干扰小得多。

尽管现在并没有证据显示,朝鲜此前装备的AK-230-630型舰炮直接来自于中国的援助,但中国作为海军装备水平日益提升完善,国际影响力日益扩大的国家,海军装备尤其是中低端海军装备在世界范围内的普及范围必然越来越大。中国装备通过他国倒手进行二次、三次销售的情况将更加频繁的发生。借助于此,中国应以更加灵活多样的方式销售军备,通过多样的军售在更大的领域、更多的地方施加自身的影响力。(凤凰军事 谈兵论战 刘畅)

缅甸与朝鲜购买中国军舰的玄机

图为安装于波兰“ORP Fala”号巡逻艇上的AK-230型舰炮,作为俄制首款在设计阶段就着眼反导使命的舰炮,其性能并不能有效胜任反导的实际需求,但AK-230却在不小的程度上为AK-630的诞生奠定了基础。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