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为何战火不断-资源分配不均是重要原因
2015-1-26 12:55:39  来源:缅甸新闻 【字体: 】 浏览:
本文摘要:近日,一则“缅甸克钦邦战火全面升级,数百中国人被困战区”的消息在网上流传。这则消息已被证明不实:目前,缅甸政府军和克钦地方武装在克钦邦帕敢地区交战,处于小规模冲突状态,局势可控。被扣的中国人系非法进入缅甸的伐木工人,并不在交战区。中国外交人员已经抵达克钦邦首府密支那,为被拘押的中国公民提供领保服务。
近日,一则“缅甸克钦邦战火全面升级,数百中国人被困战区”的消息在网上流传。这则消息已被证明不实:目前,缅甸政府军和克钦地方武装在克钦邦帕敢地区交战,处于小规模冲突状态,局势可控。被扣的中国人系非法进入缅甸的伐木工人,并不在交战区。中国外交人员已经抵达克钦邦首府密支那,为被拘押的中国公民提供领保服务。

虽然是虚惊一场,但此事引起国人对边陲邻国缅甸的关注。作为中国重要的木材和翡翠来源地,这里为何几十年来战火难熄?

此轮战火导火索:部长到访未通报

中国云南省盈江县那邦镇与缅甸克钦邦,仅有一河之隔,河对面便是缅甸小城拉咱。正在和缅甸政府军作战的地方武装“克钦独立军”总部,就设在那里。2013年初,缅甸政府军同克钦独立军交战,曾有数枚炮弹落入中国境内。

从今年1月14日以来,沉寂了将近2年的缅北局势又骤然紧张。此前传闻的“百余中国人被扣战区”的消息虽然不实,但克钦邦地方武装与缅甸政府军的斗争确实在进行。

此轮战火的直接起因看起来很简单:1月14日,缅甸克钦邦政府交通运输部部长卡曼杜瑙没有通报就进入了克钦独立军在缅北最主要的玉石产地帕敢。当天,卡曼杜瑙被释放,但陪同他考察的3名警察被克钦独立军继续扣留。

转天,克钦独立武装与缅甸政府军开始交火,地点就在克钦邦首府密支那西北部的帕敢地区。

18日,一个常年周旋于克钦邦各政党、克钦独立组织和缅甸政府之间的促和组织“克钦创造和平小组”进入密支那,协商释放三名警察。在他们的斡旋下,三人被释放,但是双方的冲突没有停息。据外国媒体报道,有上千名克钦当地居民,由于战火不得不暂时离开家园。

追溯历史:地方武装殖民时期便存在

克钦邦与缅甸政府军只是因为一次“没有通报”事件就兵戎相向吗?显然并非如此简单。克钦独立军与政府军的对抗历史,已经有几十年之久。

克钦邦主要是克钦族的聚居地。克钦邦的地方武装在抗击英国殖民统治时期便已存在。

1947年,缅北掸邦、克钦邦等少数民族武装与“缅甸国父”昂山政权签订了《彬龙协议》,重点是各少数民族地区享有充分自治,可以拥有自己的武装。1947年通过的《缅甸联邦宪法》中,《彬龙协议》的原则也有体现。这成为缅地方武装长期存在的重要历史渊源,为其与中央的长期对抗埋下了伏笔。

克钦独立军是缅北最有势力的民族武装之一,1961年成立。克钦独立军与缅甸政府军在当地的武装冲突持续了33年。

一位缅甸问题专家表示,由于多年战斗,克钦族有点“全民皆兵”的感觉。战争一直打打停停,只要一到紧张时期,不仅男的,很多女人也会加入队伍。

经济原因:资源分配不均致常年战乱

克钦邦以盛产翡翠玉石和硬木材闻名于世,世界上超过90%的翡翠产于克钦邦密支那地区。

目前,由于冲突,当地的矿产工地已经停工。“克钦创造和平小组”的成员、一名玉石矿产主对媒体说,这种情况在过去几十年经常发生。

缅甸内地和少数民族发展的差异很大,丰富的资源大部分在少数民族居住的地区。资源的再分配,也是构成双方武装冲突的重要原因之一。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东南亚所缅甸问题专家熊丽英表示:“在经济利益的分配上,大家有很多分歧。少数民族地区武装觉得这是自己的土地,中央政府开发,地方却拿得很少。经济利益的再分配,也刺激了缅甸的地方军事冲突和民族问题。”

面对多年内战,缅甸政府也在与各路地方武装寻求和谈。上世纪90年代,多支地方武装与政府签订停火协议。1994年,克钦独立军与缅甸政府军签署停火协议,此后十多年来,双方基本相安无事,但地方武装仍然存在。

2008年,缅甸通过新宪法,遭致一些少数民族的反对,认为新宪法没有赋予其充分的自治权。
军事动机:政府军希望“以打促谈”

缅甸新宪法通过后不到两年,缅甸国内政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10年11月,缅甸进行了20年来首次大选,军政府让位于民选政府。自从缅甸前总理吴登盛2011年3月出任缅甸总统后,一直致力于民族和解,手段可谓“软硬兼施”。

云南大学缅甸研究中心主任李晨阳在媒体上撰文称,吴登盛放下身段与各少数民族地方武装进行了旷日持久的谈判。双方都做出一些让步,就全国性和平协议文本的绝大部分条款达成一致,但谈判始终结束不了。最关键的原因是,缅甸军方坚持和平协议条款不能违背2008年宪法和现行法律,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部分缅甸少数民族地方武装心存各种顾虑,要价过高。

2011年6月9日,缅甸政府军和克钦独立军打破多年的停火协定,战火再燃,一直绵延到2013年初期。到目前为止,克钦独立军是唯一一个没有与吴登盛政府签订停火协议的大型地方武装。

2014年作为东盟轮值主席国,缅甸想利用这个机会赢得国际声誉。为此,缅甸政府付出了很多努力,包括承诺修改宪法。但东盟峰会和东亚领导人系列会议结束后,缅甸政府又表示,在2015年10月大选前不会修改宪法。缅甸问题专家称,这种自相矛盾的说法,令民众无所适从。

此外,由于今年要大选,缅甸政府想实现民族和解的愿望非常急切。1月10日,吴登盛亲率高级代表团赴密支那参加第67个克钦邦日庆典,这是缅甸最高领导人首次出席克钦邦的邦庆活动。缅甸政府希望在2月12日的联邦节签署全面和平协议,但在诸多地方武装中,克钦独立武装实力最强,警惕性也最高,与政府谈判时态度强硬。

李晨阳表示,缅甸政府军这次的进攻,主要是为迫使克钦独立军按照政府军的要求来签署和平协议,“以打促谈”。但武力解决不了缅甸的民族问题,缅甸政府和各个民族地方武装只有秉着互谅互让的态度,通过和谈才能解决分歧。

■ 链接

缅甸:有135个少数民族

缅甸民族成分复杂,有135个被政府承认的少数民族,行政规划上分为七个省、七个邦和联邦区。省是缅族主要聚居区,邦多为各少数民族聚居地,联邦区是缅甸首都内比都。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