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北战事背后的故事,起因
2015-1-23 15:06:52  来源:缅甸新闻 【字体: 】 浏览:
本文摘要:从2015年1月14日以来,沉寂了将近2年的缅北局势又骤然紧张起来。截至目前,克钦独立军与缅政府军在克钦邦帕敢地区的冲突尚未平息。尽管发生冲突的范围并不大,双方投入的兵力也有限,并且主战场距离中缅边境有上百公里,但是在中国的周边有武装冲突发生,加上部分媒体把冲突的发生与美国高级军官到达密支那、上百名中国伐木工人被抓联系起来,再渲染成百上千中国公民被围困在交战区,这次克钦邦的冲突就成为牵动中国上下神经的大事了。我们应该探究这次冲突的原因,冷静分析缅北局势的发展趋势及影响。

  从2015年1月14日以来,沉寂了将近2年的缅北局势又骤然紧张起来。截至目前,克钦独立军与缅政府军在克钦邦帕敢地区的冲突尚未平息。尽管发生冲突的范围并不大,双方投入的兵力也有限,并且主战场距离中缅边境有上百公里,但是在中国的周边有武装冲突发生,加上部分媒体把冲突的发生与美国高级军官到达密支那、上百名中国伐木工人被抓联系起来,再渲染成百上千中国公民被围困在交战区,这次克钦邦的冲突就成为牵动中国上下神经的大事了。我们应该探究这次冲突的原因,冷静分析缅北局势的发展趋势及影响。

    一、冲突的起因
    表面上看,冲突的起因是克钦邦政府交通运输部部长卡曼杜瑙(Kaman Du Naw)1月14日没有通报就进入了克钦独立军在缅北最主要玉石产地帕敢的防区。卡曼杜瑙虽然很快就被释放了,但陪同他考察的3名警察却被克钦独立军继续扣留。实际上克钦邦冲突再起还有更复杂的缘由。
    吴登盛政府自2011年3月上台执政以来,一直把真正实现民族和解作为其任期内的重大目标,并放下身段与各少数民族地方武装进行了旷日持久的谈判。缅政府和少数民族地方武装都做出了一些让步,双方就全国性和平协议文本的绝大部分条款达成了一致,但谈判始终结束不了。所以,签署全国性和平协议的目标看似就在眼前,却始终是海市蜃楼,可望而不可即。其中最关键的原因是缅甸军方坚持和平协议条款不能违背2008年宪法和现行法律,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部分民地武心存各种顾虑,要价过高。眼看缅甸各方政治力量都要全力投入2015年10月底举行的大选,所以缅甸政府与民地武签署全国性和平协议的心情更加迫切。最新的计划是在2015年2月12日的联邦节签署,为了表示诚意,吴登盛政府邀请14支民地武参加1月4日的独立节活动。1月10日,吴登盛亲率包括多名政府高官和军队将领在内的高级代表团赴密支那参加第67个克钦邦日庆典,这是缅甸最高领导人首席出席克钦邦的邦庆活动。1月12日,在内比都举行的有少数民族政党领袖和各省/邦少数民族事务部部长参加的政治峰会上,吴登盛再次呼吁各派政治力量加强合作,共建民主国家。不过吴登盛政府的这些姿态并不足以实现在2月12日签署全国性和平协议的目标。而消除民地武“占地自管、拥军自立”和“一国多军”现象是缅甸政府军始终坚持的目标,“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应是缅政府军发动进攻的基本动机。
    由于与政府军在2011年6月9日至2013年1月初期间进行了长达一年半的武装冲突,所以在缅甸目前的少数民族地方武装中,克钦独立军的警惕性最高,在与缅政府的和谈过程中态度相对强硬,因而该武装也是缅政府军重点打击对象。其实克钦独立军这次在帕敢与政府军发生较大规模的冲突已有诸多预兆,并不突然。早在2014年11月16、17日,克钦独立军与政府军就发生过交火。两天之后的11月19日,政府军多发炮弹落入克钦独立军军校,造成20多人死亡和20多人重伤。12月中旬,隐居多年的彭家声公开声称,他领导下的果敢同盟军东山再起,并且伏击了缅政府军。因此,缅政府军发动对缅北部分民地武的围剿并不是出人意料的事情。
    还有一种分析即缅政府军进攻帕敢是为了切断克钦独立军的财政收入来源,这是符合实际情况的,因为直接参与玉石贸易以及对在帕敢的玉石商人征税是该武装目前最主要的经济来源。

    二、缅北战事背后的美国、中国因素
    有人把冲突与美国、中国以及缅甸的三角关系联系在一起,但是这里主观臆造的成分居多。
    美国和缅甸于2015年1月11—15日在缅甸首都内比都举行人权对话会,其中美国代表团成员中包括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副司令安东尼•克拉奇菲尔德、美国国防部副助理部长托马斯•哈维等几名军方将领。在会议开始之前的1月9日,这些美军将领低调访问了密支那。因此,有人就认定这是美国插手缅北事务的铁证,并认为缅甸政府与美国达成了默契和交易,即“美国默认缅军解决缅北民地武问题,而缅甸将就2015年大选问题与美国达成妥协”。我们知道,此次美国代表团来访的重点在于谈缅甸的人权和强制征用土地问题,其中对缅甸政府不乏批评声音,如对缅甸政府军镇压民地武、不给予罗兴伽人公民权、佛教徒和穆斯林之间的冲突等问题表达了不满。如果美国代表团纵容缅甸政府军进攻民地武,那么它还有必要与缅甸举行人权对话吗,回国之后如何面对国会等方面的责难呢?美国与中国争夺缅甸、美国试图接入缅北事务是客观事实,但是把缅北所有的事情都与美国联系起来,也是不客观的。
    还有人把这一轮缅北冲突与莱比塘铜矿项目处境困难、中国公民在缅北伐木被抓等事件联系起来,尤其是帕敢冲突升级之后,不少媒体渲染有数百名伐木工人、玉石商人(有的甚至说有上千名)被围困在交战区多日,粮食和饮水紧缺,其人身安全令人担忧。交战区域既不是在帕敢镇,也不是在玉石矿区,缅甸政府和当地媒体报道中也从未提到有数百名中国公民被困在战斗区域。1月19日,我驻缅使馆领事保护联合工作组抵达克钦邦首府密支那探视了因越境伐木而被关押的中国工人,确认前段时间被抓的中国伐木工人只有150多人,而且事发地在密支那以东的歪莫镇区,与帕敢有140多公里的直线距离。

    三、缅北局势的发展趋势
    近日媒体还报道,除了帕敢,在克钦邦的葡萄、掸邦的登尼和贵概等地也发生了冲突;除克钦独立军之外,德昂、果敢、若开联军也在各地与政府军发生冲突。1月20日,有媒体报道缅甸三军总司令敏昂莱大将发布了战争动员令,要求缅甸三军举全军之力从当地时间20日起对克钦独立军发动“毁灭性”的进攻。实际情况是克钦独立军与政府军之间只发生了小规模战斗,帕敢前线的缅政府军已于1月19日向克钦独立军提出停火,克钦独立军也释放了3名被拘押的警察。历史已经证明,武力解决不了缅甸的民族问题,缅甸中央政府和各民地武只有秉着互谅互让的态度,通过和谈才能解决分歧。缅甸政府军这次的进攻,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迫使克钦独立军按照政府军的要求来签署和平协议,“以打促谈”,不是为了在缅北挑起全面内战,客观上即将于今年10月底举行的大选也不允许缅政府军长期大动干戈。

    四、一点感想
    由于一般民众对缅甸政治历史、民族渊源认识水平有限,加上缅甸新政府上台之后实行大国平衡外交以及对我有所疏远等原因,国内有部分人试图夸大缅北局势的紧张以及缅甸对华态度的恶劣,甚至制造虚假新闻。部分媒体、博客和记者的不实报道被各方援引转载,对中缅两国政府间关系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我们应对当前缅北局势进行准确的解读,不能只为了吸引眼球而不负责任地转载报道。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