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历史没有如果,仇恨没有未来
2014-10-9 18:52:27  来源:果敢周报 【字体: 】 浏览:
本文摘要:如果没有英殖民者在1885年占领缅甸,以及1897年“中英滇缅界务”的签署,果敢人的国籍就是中国,而不是缅甸。
如果没有英殖民者在1885年占领缅甸,以及1897年“中英滇缅界务”的签署,果敢人的国籍就是中国,而不是缅甸。
 
   如果没有汉族土司在果敢主政三百年,夹缝之中求生存的果敢人也就不可能会拥有属于自己合法性的民族政权。
 
   如果没有脱离英殖民者独立建国的政治斗争,也就不会有什么“彬龙协议”;如果没有1947年的彬龙协议,欲建立单一民族国家的缅甸政府,也就不可能给予果敢的汉人“缅甸合法少数民族的政治身份。”
 
   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的输出革命和缅甸共产党在果敢建立根据地,以农耕为主的果敢社会也就不可能涌现那么多果敢籍武将驰名缅北。
 
   如果没有1989年缅甸民族同盟军的组建和1992年的同盟军内战,也就不会发生2009年的“88事件”和“8.27”的果敢战乱。
 
   如果没有果敢历代数度战乱导致人民“大搬家”、“大逃亡”,如今也就不会有数十万果敢人遍布缅北乃至世界各地。
   
   如果没有缅甸合法少数民族的政治身份,缅甸的国民身份证上民族一栏中,也就不会有什么“果敢族”;缅甸宪法上也不可能存在什么“果敢民族自治区”。
   如果……
   然而,历史没有如果,只有既成事实。以上的历史设问,看似充满太多偶然性,但却全都是当下不容质疑的现实。“因果律”告诉我们,所有当下的“果”,都能在过往的历史之中找到“因”。回顾历史,我们看到由于价值观念的转变,有些“恶因”,结出了“善果”。而有些“善因”,却诞生出了“恶果”。成败得失之间的转化,出人意表,远非预言家所能料及。即便是相同的“因”,也未必会演变成相同的“果”。开篇列举的历史事件,过程中的任何细微变数,都可能导致该历史事件以另一种面貌呈现。但所有的果,必有其“因”。假若重蹈覆辙的后人不能以史为鉴,则无回顾历史之必要。因此,与其受困于历史、纠结于历史上发生过的憾事,不如把精力放在未来之上,用心描绘美好愿景,面向未来、筹划未来、开创未来。
 
   开创未来,需要有做梦的能力。同时,还需要很多具有实干精神的“梦践行者”,去将美梦变成现实。一个普通人,或许能因梦想而伟大。但,假如只有梦,而没有梦的践行者,梦做得再美,终究只是黄梁一梦、南柯一梦!
 
   历史没有如果,唯未来充满无限可能。因此,智者和强者懂得用自己的行动去书写历史。而弱者和愚人则只能沦为历史的受害者和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广义上,每一个行动着的人都是历史的创造者;妄想篡改历史、否定历史纯属愚者行径,毫无实际意义。自古以来,各类人物通过对时代的影响,让历史成为自己的传记,流芳千古。即便是普通人在当下有意识或无意识的作为,也能对自己和他人的未来产生或多或少影响。因此,历史的形成纵然伴随着相当大的偶然性,但形成的历史却能对现今和未来的某些事产生必然性的结果。当今的果敢人与其抱着“历史受害者”的心态纠结于无法更改的历史、对历史上的恩怨情仇耿耿于怀;不如认真把握现在,面向未来,大胆做梦,审时度势,积极行动,努力去开创一片属于果敢人的新天地!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