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投资者瞄准缅甸矿场开发机遇
2015-1-9 11:32:01  来源:果敢本地新闻 【字体: 】 浏览:
本文摘要:缅甸改革派政府上台,启动经济开放进程,吸引全球投资者。凭借玉石、红宝石、铜、煤炭等丰富的矿产资源,缅甸有望迎来采矿业蓬勃发展的新浪潮。

缅甸改革派政府上台,启动经济开放进程,吸引全球投资者。凭借玉石、红宝石、铜、煤炭等丰富的矿产资源,缅甸有望迎来采矿业蓬勃发展的新浪潮。

但是,社会安全和监管问题仍然是投资缅甸过程中不可忽视的阻碍因素。

此前,在军政府的控制下,缅甸在吸引外资方面乏善可陈。2011年,新政府开始拉拢外国投资者,已经有69家矿业领域的外国公司在缅甸登记注册,但是由于安全和监管风险,目前仅有11家外企处于运营状态。

在这些外资公司中,亚太矿业有限公司(Asia Pacific Mining Ltd)获得缅甸掸邦650平方公里的勘探许可证,该公司希望找到铅、锌和银等资源。

1月5日,该公司表示第一个月的勘探工作已经取得显著成就,发现了大量银铅锌硫化矿物,预计将在今年4月起启动勘探性钻井工作。

亚太矿业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安德鲁?穆尼表示,尽管缅甸矿业前景无限,但是大型企业出于风险考虑,迟迟不愿进军缅甸市场。

安德鲁?穆尼表示:“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缅甸就脱离了国际投资者的视野。尽管印尼是东南亚目前的主要矿业大国,但我认为缅甸有超越印尼的潜力。”

但是,大宗商品价格下滑可能会减缓外资进军的速度。自2011年以来,白银价格已经下滑了近三分之二,而锌的价格也下挫近20%。

目前,缅甸政府还无法提供潜在矿藏的精确数据,军政府的管控加上国际制裁阻碍了勘探工作。自1989年以来,缅甸总计吸收外资规模达28.6亿美元,相当于每年仅有1.14亿美元,而该国矿产行业的规模远远小于印尼。

目前尽管煤炭价格处于低位,印尼每年还是可以依靠煤炭出口获取逾250亿美元的收入。

投资和经济顾问公司牛津商务集团在其报告中指出:“基于目前有限的勘探成果,已经可以看出缅甸坐拥大量资源。缅甸的矿藏规模绝对不容小觑。”

目前,缅甸矿产市场上的主力军仍是规模较小、专业化程度较低的公司,而且许多矿产资源都被缅甸地方的叛乱分子掌控。2014年10月,亚太矿业有限公司宣布获得探矿证,三天之后该公司的探矿区附近就爆发了冲突。

此外,法律框架也是掣肘投资者的一大难题,新版《矿业法》在缅甸议会“难产”,该法律的最初版本并没有有激发投资者的信心。

力拓公司前高管、现任缅甸负责任企业中心(Myanmar Centre for Responsible Business)主任的维奇?鲍曼表示,在投资者开发和利用通过勘探发现的矿产方面,缅甸缺乏必要的担保。


 

北京时间1月7日上午消息,据路透社报道,2011年,缅甸改革派政府上台,启动经济开放进程,吸引全球投资者。凭借玉石、红宝石、铜、煤炭等丰富的矿产资源,缅甸有望迎来采矿业蓬勃发展的新浪潮。

但是,社会安全和监管问题仍然是投资缅甸过程中不可忽视的阻碍因素。

此前,在军政府的控制下,缅甸在吸引外资方面乏善可陈。2011年,新政府开始拉拢外国投资者,已经有69家矿业领域的外国公司在缅甸登记注册,但是由于安全和监管风险,目前仅有11家外企处于运营状态。

在这些外资公司中,亚太矿业有限公司(Asia Pacific Mining Ltd)获得缅甸掸邦650平方公里的勘探许可证,该公司希望找到铅、锌和银等资源。

1月5日,该公司表示第一个月的勘探工作已经取得显著成就,发现了大量银铅锌硫化矿物,预计将在今年4月起启动勘探性钻井工作。

亚太矿业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安德鲁?穆尼表示,尽管缅甸矿业前景无限,但是大型企业出于风险考虑,迟迟不愿进军缅甸市场。

安德鲁?穆尼表示:“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缅甸就脱离了国际投资者的视野。尽管印尼是东南亚目前的主要矿业大国,但我认为缅甸有超越印尼的潜力。”

但是,大宗商品价格下滑可能会减缓外资进军的速度。自2011年以来,白银价格已经下滑了近三分之二,而锌的价格也下挫近20%。

目前,缅甸政府还无法提供潜在矿藏的精确数据,军政府的管控加上国际制裁阻碍了勘探工作。自1989年以来,缅甸总计吸收外资规模达28.6亿美元,相当于每年仅有1.14亿美元,而该国矿产行业的规模远远小于印尼。

目前尽管煤炭价格处于低位,印尼每年还是可以依靠煤炭出口获取逾250亿美元的收入。

投资和经济顾问公司牛津商务集团在其报告中指出:“基于目前有限的勘探成果,已经可以看出缅甸坐拥大量资源。缅甸的矿藏规模绝对不容小觑。”

目前,缅甸矿产市场上的主力军仍是规模较小、专业化程度较低的公司,而且许多矿产资源都被缅甸地方的叛乱分子掌控。2014年10月,亚太矿业有限公司宣布获得探矿证,三天之后该公司的探矿区附近就爆发了冲突。

此外,法律框架也是掣肘投资者的一大难题,新版《矿业法》在缅甸议会“难产”,该法律的最初版本并没有有激发投资者的信心。

力拓公司前高管、现任缅甸负责任企业中心(Myanmar Centre for Responsible Business)主任的维奇?鲍曼表示,在投资者开发和利用通过勘探发现的矿产方面,缅甸缺乏必要的担保。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