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将有病就输液当成习惯
2015-1-4 16:03:29  来源:果敢本地新闻 【字体: 】 浏览:
本文摘要:几天,一位朋友患了重感冒,去老街一家门诊部就诊,结果打了三瓶吊针,吃了几次药片,竟然还是无效,接着又在屁股上打了小针,最后拖了几天才渐渐好转,花去人民币180元。

几天,一位朋友患了重感冒,去老街一家门诊部就诊,结果打了三瓶吊针,吃了几次药片,竟然还是无效,接着又在屁股上打了小针,最后拖了几天才渐渐好转,花去人民币180元。
    在老街,医务人员多为中国籍。据记者详细调查,果敢地区的医生,都有打吊针的习惯,无论患者是什么病症,首先总是挂上几瓶吊针再说。这样的治疗在中国也见怪不怪了,可以说果敢和中国都面临着滥用吊针的医疗危害。而在果敢,由于自治区刚刚成立,医疗方面的管理正在摸索阶段,对医生的监管也不尽完善。在果敢流行的滥用吊瓶的医疗方式也是受中国的影响,这已经形成了一种医疗习惯。要想对病人负责,就得抵制滥用吊瓶。
    很多人都知道输液见效快,可是输液的危害又有几个人明白?网上资料显示:在西方国家,输液是仅对急救患者、重症患者和不能进食的患者使用的“最后给药方式”。据悉,在挪威,只有快要死去的人才能打吊瓶,这不是危言耸。下面我们来看看这些关乎我们身体健康的知识:
    注射剂微粒会在体内积蓄,常输液体内会长“肉芽肿”
    任何质量好的注射剂都达不到理想的“零微粒”标准。北京某医院在对“吊瓶”检查中发现,在1毫升20%甘露醇药液中,可查出粒径4-30微米的微粒598个。在1毫升50%葡萄糖加入青霉素的药液中可检出粒径2-16微米的微粒542个,500毫升药液中就会有20万个微粒。由于人体最小的毛细血管的直径只有4-7微米,如果经常打“吊瓶”,药液中超过4微米的微粒就会蓄积在心、肺、肝、肾、肌肉、皮肤等毛细血管中,长此下去,就会直接造成微血管血栓、出血及静脉压增高、肺动脉高压、肺纤维化并致癌。微粒堵积还会引起局部供血不足、组织缺血、缺氧、水肿和炎症、过敏等。随输液进入人体中的大量微粒被巨噬细胞吞噬后,可使巨噬细胞增大,形成肉芽肿。有一学者对一个一生输过40升“吊瓶”的尸体进行解剖,发现该尸体仅肺部就有500多个肉芽肿及大量微血管塞堵。由于输液对血管也是一种刺激,长期输液常会导致静脉发炎,出现红肿疼痛、局部体温升高,甚至硬化等。
    输液药物直接进入血液,易将病毒细菌带入体内在几种给药方式中,打点滴是最危险的。打点滴穿透皮肤屏障,直接把药液输入血液中,需要严格的无菌处理。如果药液在生产或储藏过程中被污染,或者没有使用一次性针头,或者针刺部位的皮肤没有消毒好,就有可能让病毒、病菌进入体内,轻则引起局部发炎,重则病原体随着血液扩散到全身,引起败血症,会有生命危险。如果医疗环境中不能做到完全无菌,则会导致交叉感染。
    输液药物的不良反应强烈,严重会导致休克甚至死亡
    打点滴也比口服药物更容易出现药物不良反应,特别是过敏反应。如果是口服,药物中能引起过敏的杂质可能就在消化道中被消化掉,或无法被身体吸收,但是打点滴时这些杂质却直接进入了血液,严重的能引起过敏性休克甚至死亡。近来媒体频频出现患者因为使用了中药注射液而突然死亡,就是这个原因引起的,还曾有媒体曝光某医院在输液瓶中发现黑色絮状物。有医生表示“药物不良反应最终还是药物本身的原因,但是静脉滴注导致了这种不良反应的加剧。”口服药物可以先通过肠胃进行吸收,可减少不良反应的发生几率。而肌肉注射等注射方式,因所给药物的剂量较小,也不太容易发生药物不良反应。
    俗话说,医者父母心。如果几粒药子就能解决的病症,我们是不是就别再为了几十块钱的利润,给患者挂吊针了呢?

    相关内容